首页 >> 江岸有枝 >> 江岸有枝(目录)
大家在看 人中之龙沈默苏婉瑜全文阅读 林小雅在辣文 赘婿之王沈默苏婉瑜全文阅读 捻桃汁 陛下,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 丧夫后的滋润日子 还珠同人之金锁是个好员工 高度宠溺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江岸有枝 酥小麦 -  江岸有枝全文阅读 -  江岸有枝txt下载 -  江岸有枝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

第 94 章 陆仰歌x余央

上一章 目录 用户书架 下一章

余央第一次见到陆仰歌是高三毕业的时候。

走过那道铝合金边框的玻璃旋转门,余央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以为是她要见的人,连忙走过去鞠躬道:“陆先生,你好,我是余央。”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余小姐,我是陆先生的秘书,叫我Jony就好。”

余央有些尴尬,但男人似乎并不在意,带她走进电梯。

第三十五层,每一层电梯经过的时间是一点六秒,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对于余央来说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

她要去见那个一直在资助她上学的男人,表达自己的感激,同时也表明自己工作以后会还他所有的钱。

陆仰歌,她只在落款的位置看到过他的签名,是很清隽的字迹。当时镇上有个“春蕾”计划,是一对一资助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学的,帮扶对象都是女孩。和其他几个女孩的资助人不同,陆仰歌会定时打钱过来,却没有自己来看过她。

所以这么多年,余央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只知道他在很遥远的北方。

三十五层到了,余央听到“叮”的一声,抬起头,却兀地发现面前的门没有打开。

她有些无措地捏了捏衣摆,却听到身后Jony在叫她:“余小姐,你稍微等一下,我要填个表格。”

门是从另一个方向开的。

余央连忙转过身走出去,映入眼帘是摆在两旁的绿植和中央的几个发光的字“知糖”。是颇具设计感的入门玄关,前台小姐姐抬起头朝Jony笑了笑:“这个姑娘是谁呀?”

“老板资助的贫困生。”Jony笑着说。

这是一个十分恰当的但不算得体的称呼,余央心里皱巴巴得很不舒服,但是她没有什么理由来支撑这敏感的自尊心。于是她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伸出一只手打招呼:“你好,我……”

她一句“我叫余央”没说完,一个座机电话打过来,前台立刻接起电话:“喂您好,知糖工作室~”

余央立刻闭嘴,把手缩了回来,乖乖等在一边,等着Jony趴在桌子上填完什么文件。

她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现在是早上七点零三分,窗外的阳光暖乎乎的,像个冒冒失失的豆蔻少女。大概过去了十分钟左右,旁边的门再次打开,她听到前台小姐姐热情甜美的招呼:“老板今天真帅啊。”

余央转过头看去,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陆仰歌本人。

他不像一起被资助的女生刘琴想象着形容的那样,是个中年的大叔或者年迈的老者。男人大概二十多岁,身穿很简单的纯白衬衫,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气质儒雅,身材劲瘦,微笑的时候有一种山间泉水般的清冽感。

Jony也立刻放下笔,打招呼道:“老板早上好。”

“早。”陆仰歌点头。

也许是因为余央站得太角落了,一盆不知名的绿植挡在她面前,所以陆仰歌没有看到她。余央连忙上前几步,说道:“陆先生——”

陆仰歌看向她,眼镜下一双很漂亮的瞳孔,带着些许疑惑,还有一点别的什么微妙的东西,余央说不上来。

“老板,这是那个贫困生。”Jony连忙解释道,“我刚刚接她上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皱巴巴的情绪又涌上来了,余央心里有些发苦,甚至比刚才还要更酸涩些。

“嗯,我叫余央。”她自我介绍道,没有像刚才那样伸出一只手,而是脚退后一些,似乎这样就可以把洗得发白脱线的帆布鞋藏起来不让人看见。

她没有想倒陆仰歌会主动伸出手:“你好,央央。”

余央微怔,随后连忙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陆先生好。”

她没有想到陆仰歌会叫她“央央”,而且她也没想到自己这次是最后一次听到别人称呼她为“贫困生”,之后Jony和前台再次看到她,都是跟着陆仰歌的称呼喊“央央”。

陆仰歌往办公室走,余央就走后面跟,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脚步一停,余央直直撞到他的背上。

男人背部的肌肉撞得她额头有些疼,余央第一个反应不是去揉额头,而是深鞠躬连连道歉。

头顶传来他低低的轻笑:“别紧张。”

余央心里并不承认自己紧张,却依然乖乖点了点头。

她和陆仰歌要签订一个资助合同,余央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条款,惊讶地发现并没有小姐妹刘琴说的“要注意会不会让你偿还高额贷款”“如果要求偿还,偿还数额是多少”之类的条款。

这是一个赠与合同。

“怎么了?”陆仰歌把窗户打开,伸手解开第一颗扣子,精致白皙的锁骨若隐若现。

余央咬了下唇,说:“先生,合同性质是不是出错了。”

陆仰歌似乎一眼看出她的想法,低眸:“你想签借条也行,我让财务待会儿送过来。”

他的尺度和界限把握得很好,并不会让人感觉不适,既保护了她的自尊心,也不会让她觉得为难。

余央签好合同,正要走的时候,陆仰歌突然叫住她,打开办公桌的第三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包话梅糖。

递过来的时候,他笑了笑:“这个是赠与的。”

“谢谢。”余央拿着话梅糖,低着头退了出去。

这间工作室装修用的玻璃材质很多,余央走出去的时候看到隔壁房间的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的影子,衣服一看就很旧,素面朝天,头发干燥枯黄,由于舟车劳顿显得气色很差。

她捏紧这包话梅糖,觉得有些烫手。

“怎么了?”Jony看到她的表情有些惊讶,“哦,我刚给老板发了一封合作不那么愉快的邮件。我们老板这人对待工作很严肃,他应该是看到了,心情不大好,说话的语气会比较重。”

余央立刻摇头:“没有,陆先生很温柔。”

“温柔?”Jony惊了一下,和前台小姐姐对视一眼,二人交换了个信号,随后笑道,“确实,确实。”

-

之后余央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过陆仰歌。

她考上的学校是北师大,生物工程系,原因很简单,她对志愿参考书上这些排得密密麻麻的专业了解得并不是很多,只是因为她很喜欢自己高中的生物老师,所以填了生物工程。

大一下学期她给几个高中生带家教,这几个高中生的家教费给得很贵,一个小时就给五百块。余央一开始还不敢收,后来发现室友给人上原画课收的费用还要高些,直到学生成绩真的有进步,她才收了钱。这样学费完全可以交上,再攒一段时间就能还上借的钱。

一共十万块,听起来很多,但是此时对她来说也并不是完全遥不可及。

攒到一万块的时候,余央拨通了陆仰歌给她留的电话号码。

“喂?”依旧是那个很清冽的声音。

“陆先生,我是余央。”

“嗯,央央。”

“我……可以先还给你一万块钱。”

“可以呀,你打到我的卡上吧,卡号一会儿发给你。”

余央顿了一下,随后说:“陆先生……我可以一部分转给你,一部分给现金吗?”

那头,陆仰歌只是笑道:“当然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甜品。”

“我——陆先生什么时候有空?”

“今天下午五点到六点有空。”

五点到六点……余央知道这是陆仰歌的用餐时间,连忙开口:“要不直接吃晚饭吧?我请你。”

那头,陆仰歌回答:“好。”

挂断电话,余央捂住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开始,她就莫名地紧张起来,并且立刻后悔了,应该再攒一段时间的钱,攒到一万可以直接转过去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

晚上五点陆仰歌开车到北师大门口接她,余央特地换了自己最得体的一件藕粉色女式风衣,坐进车里,轻轻唤了声:“陆先生好。”

看到她的一瞬间,陆仰歌眼神明显凝了一下,才说:“你好。”

“我记得有一家私房菜……我把地址发给你吧?”余央并没有多想。

“嗯,好。”

二人一路并没有怎么说话,余央挑的是一家比较平价的餐厅,听说味道很好,消费大概人均一百元左右。

余央点了几个家常菜,好在陆仰歌满满当当吃了一碗白米饭,也夹了很多菜吃,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我去结账。”余央马上起身。

陆仰歌也跟着站起来。

余央连忙解释:“我,我有学生证,可以打折的。”

陆仰歌笑了:“好。”

二人走到门口,陆仰歌打算送余央回学校。余央迟疑了一下,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开口:“我可以再去你工作室看看吗?”

没等陆仰歌开口,余央又解释:“我有个室友是个业余原画师,她很想了解一下‘知糖’。我拍几张照片给她……会打扰道你吗?”

“不会,”陆仰歌摇头,“待会儿让Lily带你逛。”

莉莉是那个前台小姐姐的名字,隔了这么久看到余央,莉莉没有认出来:“这位小姐是……?”

“我是余央。”余央跟她打招呼。

莉莉恍然大悟:“哦哦,是央央啊,我想起来了。天哪,你用的什么护肤品?变化太大了吧。”

余央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用护肤品。”

莉莉“啧啧”几声,明显不信:“透露点儿呗。”

“人家还是大学生呢,年轻就是最好的护肤品。”Jony走过来,给余央倒了一杯水,“有点烫啊,慢点儿喝。”

“谢谢。”余央接过水杯。

Jony近距离看到她,突然怔了怔,却什么都没有说。

余央在参观走廊上的奖杯,听到身后压得很低的声音:

莉莉说:“是吧?你也看出来了。”

Jony回:“这也太像了吧,但是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这位姑娘底子长得好看,没人家那个气质。”

余央太阳穴“突突”跳了一下,隐约感觉他们说的人是自己,却摸不出前因后果。

她拍了几张照片,陆仰歌没有空,回去的时候是莉莉开车送她的。

“陆先生很忙吗?”余央问道。

“很忙,他几乎都住在公司了。”莉莉回答。

“那身体遭得住吗?”

“遭不住也得遭,我们老板要攒钱娶媳妇的。”莉莉笑了笑。

余央愣住:“娶媳妇?”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老板有个喜欢了很久的女生,那女生是一个财阀集团的大小姐,真正的千金,我们老板为了娶她一年就拼出了别的工作室好几年的业绩。”

莉莉只是在分享八卦,但是余央听完之后,心中的火苗瞬间被浇灭,不知道是不是空调对着腿吹的缘故,她觉得有点冷。

“但是啊……冷吗?”莉莉看到她冷,伸手帮她调整了一下空调的叶子,“那女生已经结婚了,听说嫁的也是个很有背景的男人。”

短短几分钟,余央的心情像在坐过山车,做了个深呼吸之后,平稳在同一个位面。

莉莉想了想,又说:“大家都说是老板没有那个福气,但我觉得吧,是那女生没有抓到她的福气才对。我们老板好着呢,如果哪个姑娘嫁给他,真是赚到了。”

“嗯。”余央点头。

莉莉看向她,揶揄道:“说起来,一开始没看出来,现在才发现你跟那个大小姐长得超像啊,尤其是眼睛。”

“我吗?”余央指着自己。

“哈哈哈,Jony也这么觉得。怪不得老板要资助你呢,你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

莉莉只不过说了一个玩笑话,余央也应该按照现在人与人相处的规则应和一句,但是她完全没有这个心情。

“莉莉,我是老板资助的唯一一个学生吗?”她换了一个问题。

莉莉沉吟,答道:“那倒也是不是,老板陆陆续续资助的学生有很多,但是一对一的只有你一个。”

余央点头,没有再说话。

回到寝室之后,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哭了一场,没有任何人发现,第二天眼睛肿了,买了根雪糕敷上去,一直到消肿。

-

再次见到陆仰歌的时候,余央奖学金和家教得到的钱已经攒到了十万块。

由于她要付自己的学费,还要留一部分作为生活费,每个月打八百块给爸爸妈妈,所以临近毕业的时候才攒到十万块,完完整整的十万,不用分开付。

她心里明白这笔钱在陆仰歌眼里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她来说,代表着一个新的开始。

“要不要吃甜品?”陆仰歌问她。

“那……好吧。”余央说道。

陆仰歌带她去了一家甜品店,这次是陆仰歌付的钱,余央没有拒绝,嘴里塞着满满的双皮奶,丝毫没有吃相可言。

陆仰歌递过来餐巾纸,余央只说了一声“谢谢”。

“你那个室友找到工作了吗?”陆仰歌问道。

“找到了,她去了一家外企工作。”

“那你呢?”

“我考了教资,打算先考编制。”

陆仰歌微一颔首:“好吃吗?”

“好吃,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双皮奶?”余央吃得很欢。

陆仰歌垂下眼:“猜的。”

吃完之后,陆仰歌送余央到现在租的一间公寓楼下。

余央打开车门,听到陆仰歌的声音:“明天想去看电影吗?庆祝你毕业。”

“明天没有空。”余央笑了笑。

“后天呢?”陆仰歌推了一下金丝框眼镜。

“后天也没有。”

“下个星期的今天呢?”

“陆先生。”余央深吸一口气,看向他的眼睛——依然是很漂亮的眼睛,让她一眼就能沦陷进去。

“你说。”他语气清浅。

“我叫余央。”

“我知道。”

她的眼睛是清亮的,生得很大,下巴尖尖的,大学这几年她学会了化妆,学会了穿搭,会好好护肤和养头发,是很有味道的第一眼美人。

她抿了抿唇,开口:“我叫余央,不是跟谁谁很像的余央,我是一个独立的有思想的人。也许因为和你曾经喜欢的女生长得很像,我才很幸运地得到了您的资助,我也对此很感激。但是除此之外,我并不是她。”

陆仰歌把手搭在窗沿,第一次在她面前点燃了一根香烟。

烟雾寥寥,化成白丝,织进凝滞的空气。

她看到男人如画一般的侧颜,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说了这些话。

“资助你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过你的照片。”他开口,声音轻轻浅浅。

余央瞳孔微缩。

“当时你获得了数学和物理竞赛省级双一等奖,是所有学生中成绩最好的。”陆仰歌吸了一口烟,另一只手摘下眼镜。

余央没有想到他摘下眼镜整个人气质就变了,黑暗中他潋滟的一双桃花眼,眼角有一颗痣,看上去很性感,和他平日里清隽的气质大相径庭。但是——但是很能蛊惑人。

这时候,余央似乎被烟味呛了一下,发出几声咳嗽。

陆仰歌“啧”了一声,把烟头掐灭:“央央,不要因为别人否定自己的努力。”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还清了债,余央突然有了底气反问他:“那你这么多年的努力,不就是为了你喜欢的女孩?”

陆仰歌点头:“是——确实。”

听到这个答案,余央好像瞬间泄了气,明明以为自己可以调整好情绪了,这会儿胸口却闷闷地发疼。

“那你呢,你的努力全都是为了自己?”陆仰歌看向这个姑娘,“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要每个月都给父母打钱?”

余央气急,胸口剧烈起伏:“你调查我?”

“不用调查,按照合同上写的,你的财务状况Jony每个月都会向我汇报,如果你有高息贷款或者做了其他违法的事,你的银行卡会直接冻结。”

余央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些无力。

“我会为了我在乎的人而努力,你也是——我们所有普通人都是这样。”陆仰歌垂下眼,“但是,话题回到最初的那个。”

余央侧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确实很像一个人,但不是她。”陆仰歌抬头,二人目光交接,“如果硬要说的话,你身上有些地方很像我的妹妹,她叫糖糖。”

“你的……妹妹?”

“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再次提起这件事,陆仰歌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选择把这段记忆说出来,“不是长相,而是性格。余央,我会对你产生兴趣你并不是因为你的外貌——你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欣赏,你身上有股劲儿,真的很吸引人。我欣赏你,只是因为你是余央。”

余央捏着自己的衣角,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当时她灰头土脸,他却依旧对她很温柔。

“真的不愿意的话,反正最近也没什么好看的电影上映,下车吧。”陆仰歌整理了一下衣角,人坐正。这个意思是,他准备再次启动汽车了。

余央选择的是下车。

那辆车最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直到模糊,看不清了。

风吹到身上有点冷,余央才突然想到,她怯懦不敢向前的性格似乎真的让自己做错了很多。

-

这次她没有哭,换了身睡衣卸了妆,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一口一口喝进肚子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沙发上,头很疼。

醉宿的感觉不大美妙,桌上乱得一塌糊涂,有些散落的草稿纸都被啤酒打湿了。

余央收拾了一下桌子,把垃圾袋打上结开门。

“额……”

两双眼睛,同时看向对方。

一个身材劲瘦,面容清隽,戴着金丝边眼镜;一个穿着睡衣,蓬头垢面,也许在对视的时候他还能看到她的眼屎。

余央深吸一口气,第一反应是关门。

陆仰歌愣在原地,十分钟之后余央再次出现,穿着一条雪纺长裙,化着淡妆,头发也梳得很干净。

“嗨~”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地朝他打招呼,“早上好,陆先生。”

“早上好,央央。”

“来请我看电影的吗?”余央撩头发的动作显得有些青涩,但是很动人。

陆仰歌笑了笑:“怕显得没有诚意,直接登门拜访了,实在冒昧。”

他还没反应过来,余央就踮脚吻了吻他的唇角——“陆先生,这才叫冒昧。”

陆仰歌看见她的眼睛,很明艳,里面是碎了的星辰。

二人相视,随后都轻轻笑了。

-

余央后来是见过江有枝的。

作为一个心思敏感的姑娘,余央确实去翻看过江有枝的微博。

“u.z.糖果纸”,很少女的一个名字,是一个非常知名的画者,但是几年前就没有更新过了。她的画风非常灵动,富有内涵,余央看了也忍不住赞叹画者的能力和思想。

与其他人不同,余央看出了这些画的深层意思。

和她一样的,是一种名为“单恋”的东西,都藏在这些色彩里,每一幅都不一样,每一幅都代表了一种心情,但是每一种心情都有关于那个秘密。

余央已经考上了编制,成为了一名高中的生物老师。

二人决定订婚之前,余央带着陆仰歌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是江苏盐城边上的一个小镇子,她意外地发现曾经许诺一起上大学的刘琴在自家早餐店里忙碌。

看到余央,刘琴连忙用围裙擦了下手:“外地来得么?要吃点什么?”

“阿琴……我是央央。”余央觉得喉咙有些酸涩,“你不是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你在西南政法上大学……”

刘琴怔住,看了余央许久,眼神躲闪,良久,露出一丝苦笑:“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什么叫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字面意思。”刘琴面色沉下来,“麻球吃不吃?我给你捞一个。”

“阿琴——”

“你别可怜我。”刘琴低头,余央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到几滴眼泪砸到地上,“毕业之后,资助我的那个人说要见我。”

余央心头一跳:“……然后呢?”

刘琴深吸一口气:“那个王八蛋,他要我做些很恶心的事,我拒绝了,他就告我违约。”

余央心里一团火气“腾”地上来了:“什么?”

“你放心,我胜诉了。”刘琴垂下眼,突然又抬头。

余央突然反应过来,果然看见刘琴笑道:“被我吓到了吧?我从毕业了,这是我赢的第一场官司。偶尔回家,顺便给爸妈当帮手。”

余央这才松了口气,就听刘琴又开口:“我看那些所谓的资助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背地里不知道做了些多恶心的事,人品有问题。还天使呢,我诅咒这些人直接破产,牢底坐穿。”

余央瞥见一旁陆仰歌走过来,连忙去捂她的嘴巴:“阿琴,你小声点儿。”

“我说错了吗?真的人渣,变态!”刘琴扒开她的手,继续骂道。

余央:“……”

她的资助人微笑着走过来,很显然已经听到了这段话。

“这位是?”刘琴看到陆仰歌。

“哦,是我男朋友,”余央正色道,“也是我资助人。”

刘琴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一下,连忙转移话题:“那什么,啊,我给你们捞麻球。”

陆仰歌失笑:“有劳了。”

热腾腾的麻球出锅,软糯香甜,有点粘牙,外酥里嫩,咬下去香气立刻迸出来。

吃完了麻球,二人一起回余央父母家。一个比较矮的平房,看起来有些破败了,但是余央在这里长大,承载了她的很多童年记忆。

余央的父母都是淳朴的农民,这时正是农忙时期,陆仰歌下地帮余央父母割麦子,一直忙到正午太阳很大了,余母给陆仰歌做了一桌子香喷喷的农家菜。

陆仰歌带来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中,订婚要准备的五金一样没落,还有一些珍贵药材,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很多,陆仰歌的态度又谦逊有礼,两位老人看着女婿笑得合不拢嘴。

中午余央给陆仰歌收拾了一间房子,铺上被褥:“上午那么累,要不你睡一会儿吧?”

“好。”陆仰歌点头。

“我看你上午割麦子动作好熟啊,你以前做过这样的事儿?”

“嗯,以前家里穷,偶尔帮爷爷奶奶种地。”所以没有那么多钱给妹妹治病。

陆仰歌坐在床边,余央给他点驱虫的蚊香。

袅袅青烟中,陆仰歌给她说了很多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包括妹妹的病,包括家里欠的债,也包括江有枝。

每个人在年少的时期都会有自己欣赏或者喜欢的人,如果真的可以走到一起,那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当然,并不是说回首当初的喜欢就是一种遗憾了,回忆很奇妙,虽然不是圆满,但依旧美好。

毕竟,眼前人是最值得珍惜的呀。

-

二人在年底就领证了,婚礼没有大办,只是请最亲近的人吃了一顿饭。

莉莉对着Jony一把鼻涕一把泪:“完了,是我当时有眼不识老板娘,什么话都说出去。我不会被革职吧……”

“这个,有可能。”Jony认真道。

“啊?”莉莉瑟缩了一下,“你不要骗我。”

“真的呀,骗你干嘛。”Jony笑了笑,“我们公司规模扩大,老板让我告诉你好好准备准备,别在前台干了,以后线上渠道的晚间直播你来负责吧,工资翻倍,按照交易额给奖金。”

莉莉兴奋地跳起来:“天啊,我爱老板娘!”

这件事确实是余央向陆仰歌提出来的,近几年线上平台与短视频的飞速发展让很多公司迎风而起,学会抓住机遇公司才能蒸蒸日上。余央偶尔听同事提起这件事,只是吃饭间无意跟陆仰歌说了,他直接通宵,策划了一个方案和蓝图。

“知糖”经过这些年的发展逐渐成了规模不小的工作室,主要是作品做得好,口碑没得说,在业内也有了些话语权。再加上发展了网络营销模块,有一种后生可畏的趋势。

又过了一年,陆仰歌和江有枝在艺术会展上碰面。

二人打了声招呼,陆仰歌介绍道:“这是我的妻子。”

“你好。”

“你好。”

余央和江有枝握了握手,简单聊了几句。回到座位后,余央说:“真希望我的女儿可以和她一样。”

陆仰歌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你只管安心,有我在。”

后来过去了很多年,余央都会想到这句话。

她的丈夫说的很简单的一句话:你只管安心,有我在。

——她也一样。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看到他,她就会觉得,幸福唾手可得。

【EN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江岸有枝 碎花被小说网 www.suihuabei.org查找最新章节!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站内强推 林小雅在辣文 赘婿之王沈默苏婉瑜全文阅读 人中之龙沈默苏婉瑜全文阅读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 还珠同人之金锁是个好员工 捻桃汁 暴君的宠妃 丧夫后的滋润日子 坠落春夜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高度宠溺 陛下,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 江岸有枝 穿书后我收养了反派少年时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江子兮系统 只念卿卿呀 穿越远古野人老公霸道宠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南鸢裴子清 轻喃 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宋辞霍慕沉 万千宠爱 苏寒乔雨珊小说 求求你们别再喊我高人了 僵尸:开局被九叔逼着出师 团宠真千金她马甲又掉了 不知喜欢 热恋他 甜酒味的她 
经典收藏 倾城一笑(苏小和老苏) 大哥的逆袭 校花的贴身高手 贪恋繁星 浪子邪医 新欢旧爱都是你 神级狂婿 极品护花小村医 厂妹很疯狂 他奔我而来 厂妹很凶猛 傻子的春天(程大川蒋素秋) 好色小姨 春野小农民 第一宠婚 乡村欲爱 捻桃汁 乡艳小村医 红颜祸水 轻喃 欲晓 青橙 情话说给月亮听 恃美不行凶[娱乐圈] 江岸有枝 别再野了 甜酒味的她 星河渡我 一点烟火 热恋他 
最近更新 秦时天行者 鉴宝金瞳杨波颜如玉 我有一双黄金瞳杨波颜如玉 都市无双医圣 短命的小皇后她重生了 重生之都市武神 开局觉醒奥特曼,我的技能亿点强 漫威:开局扮演钢铁之躯 重生笔记 盖世狂爸 乱世不凡 重生星际后炮灰带崽逆袭了 重生:从1985开始掌控全球 傲世仙医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六本木艺能之神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独占金枝 金丝雀重生后被宠成了大佬 诡道众昌 老爸让我从十个女神中选一个结婚 大痣哥重生后有点狠 咸鱼翻身为红颜陆枫 斗罗之光暗之刃 咸鱼翻身为红颜陆枫纪雪雨 末世神王 狂龙在都陆枫 子午魂铃 捡到一个玄幻世界 最豪赘婿陆枫纪雪雨 
江岸有枝 酥小麦 -  江岸有枝全文阅读 -  江岸有枝txt下载 -  江岸有枝最新章节 -  好看的小说